钱究竟去哪儿了呢? 如果说

2016-12-30 12:53

穿越大半个深圳去接你,现有的出租车无力提供这样的服务,专车却可以,于是,它们便在市场中挤出了缝隙。

多少有点出乎意料的是,一线的出租车司机似乎并不那么“仇视”专车,中南出租车公司司机胡桂梁就表示“如果监管得好,专车可以和出租车有机结合,相互互补。出租和专车,正常发展,不会造成太大影响。”

关注与倾诉的背后,大都有着直白的利益诉求。比如说,这段时间对于专车罪与罚的争执就是如此。最近一期的晶报“五楼东”栏目,邀请了出租车司机、出租车公司、专车公司、交通专家等多方人士来谈专车,把每个人的表达提纲挈领,就生动的诠释了“屁股决定脑袋”这个大道理。

所以,我们要想想,为什么对专车最为警惕的恰恰不是一线的出租车司机,而是如叶部长一般的公司负责人?

如果说,出租车司机最大的敌人是“份子钱”,那么,如果专车“死亡”,杀手会是谁呢?当然不会是法规,而是由出租车公司、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管理机构所组成的利益联盟。在这个联盟里,出租车司机绝对不占据主导地位,因为他们也天天想着砸碎现有的格局呢。

问题来了,出租车司机最大的敌人究竟是谁,是专车还是“份子钱”?显然,专车软件也许只是骆驼被压垮前的最后一根稻草,垄断体制才是出租车行业的病根。

是啊,当某一个行业感觉自己受到冲击,当一个人感到自己地位遭遇挑战,打击对手是条件反射,是动物一般的本能。比如说,当报纸地位受到挑战,本能应该是打击互联网;当手推车遭到冲击,本能就是毁灭汽车;当手工生产受到威胁,本能就是砸烂机器。但事实证明,这些都是极其低等的本能,是愚蠢的苟延残喘。

最后,用习近平同志的一句话结束本文:“生活从不眷顾因循守旧、满足现状者,而将更多机遇留给勇于和善于改革创新的人们”,“惟改革者进,惟创新者强,惟改革创新者胜”。

于是,在深圳就有了这样一幕:乘客批评出租车太贵,司机却抱怨赚不到钱,那么,钱究竟去哪儿了呢?

说到专车,深圳运发实业总公司信息技术部部长叶思华旗帜十分鲜明,“严格来说,专车就是非法营运,就是违法!建议政府应该全力予以打击!”至于为什么违法,叶部长用了一句“虽然绕开现有法律法规,实际上已经违法。”这样自信不足的句子。其实,让叶部长义愤填膺的最主要原因不是专车违法了,而是“对出租车行业冲击非常大。”

早上眼睛一睁,就欠公司好几百元,这是深圳出租车司机的真实写照。每个月一万多元的份子钱,是出租车司机的沉重包袱,但真正为放下这包袱出力的,其实是乘客,这些成本,最终都要由每一位打车的乘客去负担。

资讯排行

随机文章